Latest Post

第四章



元旦刚过,校园里就又热闹了起来,到处是本科生恣肆的笑声。莫尼卡没有冬天,即使是一月份,草坪和树林也是绿油油的。学校中心的广场上似乎正有一个学生组织在招新,又是街舞又是打鼓地颇为热闹,一群年轻女生穿成篮球拉拉队的模样一边鼓掌一边喊口号,声浪传得很远。赵鹏站在牙医诊所外的电梯间眺望着,一时看走了神,差点连电梯来了都没注意到。他走进空无一人的电梯,正要关门,外面一个人一边冲过来一边喊道:「Wait!」他连忙用胳膊抵住门口,等电梯门打开了才看到是董光华站在门外。两人都是一愣。

「哎,我记得你不是去休斯顿看老婆了么?」董光华走进电梯问。

「是啊,昨儿才回来。今天来洗个牙。你呢?」赵鹏随口问道。

「我⋯⋯来咨询点事。」董光华含含糊糊地说。

赵鹏问的时候本来没在意,听董光华口气囫囵,反倒起了好奇心,用余光看了一眼电梯里贴着的楼层分布图,和牙医同一层的只有 mental health 部门,心里打了个突,暗自懊悔自己多嘴一问。董光华显然也注意到了那张分布图,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电梯吱吱嘎嘎地下降,两人都没说话。

出了校医院大楼,两人又都是要一路走回办公室的,这下不能再不说话了,赵鹏只好没话找话地问:「你寒假干啥了?」

「宅着,我还能干啥。」董光华有气无力地说。

「可以回国啊,时间虽然短点,总比在学校无所事事要好吧。」

董光华摇摇头:「去年才回国开过一次会,懒得再回去了。」他似乎有点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再说回去了也还是没地方呆。」

赵鹏看看董光华,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去年有一次两人喝酒的时候董光华说过自己父母早已离异,各自又成了家。当时自己没太细想,现在想起来估计他是觉得回哪边都不自在。想想也替他觉得难受,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嗯了一声。

「没劲。」董光华又补了一句。大概是觉得已经让赵鹏窥见了心事,便索性接着说下去:「反正我在莫尼卡也不知道能待几天了,还不如多待一会儿。」看看赵鹏迷惑的神色又说:「我老板上周和我摊牌了,说这个学年结束之后这个 project 也就结束了,让我自己想办法。」

「上周?那不是圣诞节么?」赵鹏问。

「就是在圣诞节之前跟我发信说的。连个节都不让人安生过,真他妈不是个玩艺儿。」董光华眯起眼睛瞅了一眼快落山的太阳,说起话来似乎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架势,「老子给他当博士后又不是欠他的,该给他干的活儿我也都干了,何必一副他在我身上吃了亏的嘴脸。」

赵鹏叹了口气,劝道:「你也别在乎他的口气了。你找下家不是还得要他的推荐信么,闹太僵了不好。等你走人了他爱咋说咋说去。」

「推荐信?我还真未必敢让他给我写推荐信。」董光华咬牙切齿地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