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第二章



莫尼卡理工大学的校园建筑是典型的西班牙殖民复兴风格。这座一百年前建成的校园坐落在一个起伏不大的斜坡上,主要的几座建筑都是黄墙红瓦,错落有致地排开,明快的外立面仿佛揉进了阳光的颜色,又质朴又温暖。建筑屋顶的檐口和柱廊勾勒出圆熟的曲线,在莫尼卡骄人的蓝天白云映衬下格外醒目,校园里随处可见棕榈树的叶子随风飘荡,像座巨大的庭园。理学院和工程院共用的科学楼是校园里海拔最高的建筑之一,从楼顶的阳台向东南望去,可以看到整个校园的红色屋顶在树丛的掩映下铺陈开来,如果回头望向西方,就能够毫无遮挡地看见远处太平洋的一带粼粼波光。穆雨晴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被深深地震撼了,不能相信她的校园竟然会这么美丽。「这真不像是个读书的地方。」她忍不住对自己说。

方成每次在这座楼里跑上跑下的时候也会经过这座阳台,但是所有这些景色他都早已熟视无睹,不会带来任何别样的感受。他今天的心情尤其恶劣,早上去带 TA 的时候班上只来了不到一半学生,人人都闷头在下面干自己的事情,有的开着笔记本电脑看 facebook,有的拿手机玩得不亦乐乎,还有好几个人公然趴在桌上睡觉。他在讲台上累得气喘吁吁也没有激起台下的任何热情,提问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愿意回答问题,让他几乎下不来台。他知道自己不擅长当老师,也反复跟导师 Susan 商量能不能这学期还是干 RA,但是 Susan 还是安排他这学期教两门课。是 Susan 真的经费紧张呢,还是对他的研究进展不满才这么安排的呢?他不知道。一想到每次见 Susan 时她阴沉的脸,方成就觉得什么阳光灿烂的天气都显得灰蒙蒙的。

这会儿他正在跑去见 Susan 的路上,偏偏又远远看到雨晴和雷诺一起走进一间教室,只好放慢脚步避免被他们看到。

Susan 的办公室在楼的东北角,很难照到阳光,加上办公室里永远都是满桌满书架的论文和书,每次方成走进这间办公室,都觉得好像是走进一间阴暗的巢穴一样。Susan 上世纪八十年代从东岸的博士屯毕业之后就直接来了莫尼卡,一呆就是二十多年。方成很难想象她年轻时的模样,总觉得二十年前她一定就已经是一个严肃的老太太了。

方成敲门进来的时候 Susan 正在看 email,——在他的记忆里,她只要呆在办公室的时候就似乎永远都在看 email。方成和她寒暄了两句,汇报说:「这是你要的结果。」把几张打印好的 Matlab 图表递到她面前。

Susan 接过来看了看说:「这不还是你上次在邮件里给我看得那几幅图嘛。」

「上次那个是没有加 precondition term 的,这是按照你说的办法加上 precondition term 之后的结果,不过看起来确实差不太多。」方成陪着笑脸说。

Susan 的视线从金边眼镜的上方透出来盯着方成:「你检查过代码了?这结果太糟糕了,不能用。」

方成很想说一句:「这算法是你提出来的,我早就说过它不管用。」但是他说出口就变成了:「我已经把所有参数都优化过了,但是好像这个算法就是不太收敛,可能是数据的噪声太大了。」

「那你得告诉我什么办法收敛才行。」Susan 的语气冷冰冰的,「你是博士生,不能只负责告诉我什么办法不收敛,这不叫做研究。」

方成觉得自己脑门上一层细细的汗浸了出来,沉默了一会儿,看 Susan 没有说下去的意思,只好说:「那我再回去想想。」出门前又想起来问 Susan:「这周五组会上我本来说要报告这个结果的,现在还报告么?」

「为什么不报告?」Susan 盯着电脑屏幕头也不抬地说。

Continue Reading